NORIYA真央

懒癌晚期的强迫症患者

重装系统时没事做。。。于是鼓捣鼓捣娃吧。。。

《谁的告白》/小英雄/all爆豪(伪)/阿壮生快

[真央有话说:咳,这是送给我家阿壮的生日礼物。。。虽然我每年都记不住你生日,但好在今天知道得早,还来得及勉强码几行字。大概是有OOC但我写不回来了。用手机的记事本写的,格式大概很奇怪。赶工痕迹明显,不要嫌弃。(喂赶工不是你文笔烂的借口好吗)]
○○○○○○○○○○○○○○○○○○○○

“特么的简直是(哔-)了狗了!”
浅金色短发的少年一路发足狂奔到由教学楼围成的天井花园,脱力的一屁股坐在长椅上。双臂搭上椅背,仰面朝天,姿势不雅。

半小时前……

上午最后一节课结束的铃声响起,无聊至极的文化课终于告一段落。想着下午的英雄科专业课又能活动筋骨大显身手,爆豪胜己的心情还是有那么点儿小雀跃的。当然,为了保持自己高冷的形象,脸部要呈现不屑一顾的表情。
“那个……小胜,”
绿谷出久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眼神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像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
瞪着这个理论上的青梅竹马、实际上的同班同学、心理层面上的死对头,爆豪难得的好心情如同被硝化甘油炸过似的瞬间烟消云散,一股无明业火不打一处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爆豪挑着眼角斜视对方。
“小胜中午要去食堂吃饭吗?一起好吗?”绿谷倒是习惯了他一点就着一碰就炸的性子,完全忽略掉他话里的火药味。
爆豪则是立刻把脸转向另一边,双脚咣的一声搭上课桌,扬声回绝:
“哼,对着废久的蠢脸,怎么吃得下东西?本大爷要去小卖部买面包!”

绿谷却是了然的笑笑,说:“小胜喜欢小卖部周三限定的辣酱炒面面包吧?那个超受欢迎的,现在去也许已经卖光啦!不过我上节课间去买了两个呦~”
绿谷句尾奇怪的上扬音节让爆豪觉得哪里怪怪的,却没有太在意,眼睛瞄向对方献宝般递出的面包。
眼见爆豪的态度松动,绿谷乘胜追击:“那我们是去天台还是天井花园?”
爆豪起身一把夺过绿谷手上的两个面包,边朝外走边说:“两个都是本大爷的,没用的废久喝西北风就足够了!”
他却没看见背后的绿谷扬起了嘴角,从书桌里拿出便当,小跑着跟上他往天台的方向去了。

一手抱着两个炒面面包,另一手用小范围爆炸破坏了门锁,爆豪嚣张的踹开天台的门,发出砰的巨响。
“小胜,动静太大会被老师听到……”
对于绿谷迟来的提醒,爆豪只是哼了一声,便抛之脑后。
映入眼帘的是澄明的天空和大朵棉絮一样的白云,今天是个有着和煦阳光以及清新微风的好天气。
爆豪轻车熟路的坐到墙边,正对着雄英学院引以为傲的宽阔操场,阳光刚刚好能打在脸侧,却不会直射到眼睛。无视了绿谷亦步亦趋的坐到身旁笑眯眯的打开便当盒,爆豪撕开手中的包装袋,开始享受愉悦的午餐时间。
涂满了辣椒酱的炒面面包,料足味浓,吃起来有些微灼烧口腔般的刺激,热辣的风味在嘴里横冲直撞,是爆豪非常中意的食物。

这有点像小胜的[个性],狂热、激烈又执着。

绿谷出久一边吃着便当,一边如是想着,但他可没胆说出来。
估摸着对方嚼面包的节奏,在爆豪刚刚把第一个面包的最后一口塞进嘴里时,绿谷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那信封粉红色,适合在樱花季漫天飞舞的那种暧昧颜色,封口处还粘了张心形贴纸。
爆豪胜己看到这与此时此地此人都不太搭噶的物件,眼角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语气不善的问:
“这什么玩意儿?”
敢情突然无事献殷勤约自己吃午饭是为了帮哪个女生送情书?闲的蛋疼多管闲事还真是废久的风格,爆豪在心里呵呵的同时,有意在手掌凝聚汗水,准备在听到女生名字的时候,把信炸烂在他脸上。
绿谷见爆豪没有接过去的打算,悻悻的低头,心下一横,说:
“小胜你先别生气,我……我就是……喜欢小胜,小胜你能不能和我交往?”
说完他抬眼心虚的望着爆豪的脸,浑身肌肉都在紧张状态,毕竟迎接他的八成是穿刺耳膜的怒吼与堪比恐怖袭击的巨大爆炸。
“咳、咳咳……咳咳……”
爆豪在猝不及防的告白中震惊得倒抽一口凉气,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的食物残渣顺势跑错了地方。本就刺激的味道在呼吸道里加倍释放着痛感,饶是天天与爆炸为伍的爆豪胜己,眼中也无法控制的浮起了生理性的泪水。
“咳咳咳……咳、咳咳咳……”
爆豪咳得惊天动地,绿谷也被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凑过来想拍爆豪的背帮他顺气,却忘了腿上还放着吃一半的便当,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给你,水。”
平静的声音自斜上方传来,爆豪抬头便看见轰焦冻不知何时站在旁边。
轰递过来一瓶麦茶,还早已体贴的帮他拧开了瓶盖。
爆豪赶紧接过来猛灌一口,冰凉的液体缓解了粘膜被灼烧的痛楚。他摇了摇手上的麦茶,感觉到瓶子里隐约漂浮着细密的冰碴。这可不是学校小卖部里买得到的温度,爆豪再次把目光投向居高临下看着他的轰,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

“轰君,谢谢你!”
绿谷出久比他早了一步,爆豪终是没说什么,又往嘴里灌了一口。
“咳……呼……”
成功将食物残渣赶出呼吸道,战斗胜利的爆豪抬手用大拇指狠狠抹了一下眼角溢出的丁点儿潮湿,被手指擦过的眼角呈现出和他浅色肌肤相异的红痕。爆豪即使对自己的身体也是毫不客气的粗暴动作,殊不知始终注意着他的绿谷眼中闪过一丝惋惜。

“谢了,半边脸……!”
听起来不怎么有诚意的感谢句和爆豪说话的动作同时戛然而止,因为此时轰的手,用和爆豪刚刚擦眼泪同样的动作,将大拇指在爆豪的唇角抹过,然后把手举到嘴边,舔了一下。
“哦,辣酱……”轰回味般的咂着嘴,眼睫垂下的阴影藏住了他与平日不同的、具有侵略性的目光,他若有所思的说:“和你很像。”
意有所指的话语配着轰焦冻看似冷淡的扑克脸,让爆豪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顿时双颊窜起了燃烧的热度。
“你这混蛋!”
“小胜!”
爆豪的发言今天似乎总是被打断,绿谷强势的拉着他的胳膊靠过来,整个人都贴在爆豪身上,竟是把脸凑上去舔他的唇角。
绿谷的舌尖温柔的舔舐着爆豪的嘴角一侧,然后蔓延到中间,似是想探进他双唇间微张的空隙,脸上虔诚的表情和禁锢住爆豪的手劲儿完全不成正比,爆豪本能的挣扎动作完全没有效果。

突然爆豪只觉一股渗人的寒意将两人笼罩,那是轰的右手虚搭在绿谷颈侧,空气中的水汽开始凝结成肉眼可见的冰花。
“解除你的[个性],立刻。”
轰焦冻如此说着,仍是面无表情,声音却有如穿越冰山雪原而来的疾风,割得人耳根生疼。

绿谷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全身心紧张又激动的状态下做了什么,马上放开爆豪的胳膊,自己向后退了一点拉开距离。
“抱歉小胜!我太鲁莽了。”
绿谷急忙道歉后又转向另一边的轰:“但是轰君,我已经向小胜告白了!请你不要调戏他!”

调戏?爆豪被接二连三的神展开搞到当机的大脑勉强转动了一下:半边脸……调戏……本大爷?什么情况?

轰焦冻缓缓歪了一下头,那张伤疤也掩盖不了的英俊面孔忽然笑了,那是好似冰山折射出的耀眼阳光,又如大雪初霁后的冬日暖阳,让人觉得比宝石还要珍贵美好又柔软的微笑。
然后他迎上爆豪的目光:
“爆豪胜己君,请成为我的人吧。”

再也忍受不了绿谷和轰望着他的期待眼神,爆豪 一时间搞不懂自己是该羞还是该怒,只是猛的把双手积攒多时的硝化甘油朝两人脸上毫不留情的招呼过去。
“两个杂碎都给我闭嘴!!!!!”
爆炸产生的浑浊还未来得及散去,爆豪从滚滚烟尘中闪身出来,踩着被他踹倒的天台木门,冲下了楼梯。
——————————

于是独自坐在天井花园长椅上的爆豪胜己扭曲着一张俊脸,嘴里碎碎念的骂着诸如“白痴、蠢货、混球、傻○、神○病、草○马……”之类的全球通用式脏话。
他真宁愿自己聋了听不到刚才绿谷和轰伴随着爆破声的争吵:
“小胜是我的青梅竹马!我绝不会让你抢走他的!”
“谁规定认识早就能在一起的?那你怎么不跟接生你的护士谈恋爱去?”
………………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发什么神经!难道是被哪个敌人用[个性]洗了脑?
思考着这个可能性的爆豪觉得连花园里温润的空气都变得烦躁起来,索性脱掉校服外套甩在椅背上,仰天长啸:
“啊啊啊啊啊烦死了!!!!!”
突然一颗红色的刺猬头伸过来挡住了眼前的蓝天白云。
“呦!爆豪的午休方式很特别呢!”
切岛锐儿郎爽朗的问候声打断了爆豪头脑中理不清的思绪。爆豪脸上的愤怒收敛了几分,毕竟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尤其是同班还关系不错的切岛,他可丢不起那个人。

“你们这么快就吃完午饭了?绿谷和轰呢?”
他是看见课后绿谷邀爆豪一起吃午餐,然后轰也跟在他们后边走出教室的,有些担心却又不好跟着过去的切岛只能和其他同学一起去了食堂。可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他在食堂转了一圈后,深觉没什么吃东西的欲望,便独自来到天井花园散步,结果就听到了爆豪的怒吼。
对于爆豪的隐忍毫无所觉的切岛随口问着,也在长椅上坐了下来。然而在对方眼里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爆豪好容易压下去的火又蹭蹭的窜了上来,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别跟我提那两个杂碎!”
切岛疑惑的扬了扬眉毛,仔细观察爆豪愈发难看的脸色,心下猜测着原因。他目光扫到爆豪的嘴,尤其是下唇的颜色通红得有些惹眼,再看他眼角有些微不自然的红。恍惚间切岛只觉脑壳像被开了个洞,无数暧昧又令人脸红心跳的限制级画面争先恐后的钻进洞里,充斥了他的大脑。
切岛甩甩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双手按住爆豪的肩膀,眼神认真的直视对方,一字一顿的问:“他们两个对你做了什么?”
爆豪的脸顿时染上了火烧云一样的颜色,天台上发生的事如同走马灯似的快速闪过脑海,他不明白切岛是怎么得知的,只是当面被揭穿的窘迫让他想逃跑。
“什、什么也没有!”
不知是着急还是心虚,爆豪的舌头不太听使唤的结巴了一下,换来的是被切岛急切探寻的目光注视得更加尴尬,他急需什么来解除这种尴尬。
“关你屁事!!”

“哈啊?”
切岛皱了眉头盯着爆豪慌了神的脸,身体在思考前就做出了行动。他保持着抓住爆豪双肩的姿势起身,分开腿跪在爆豪的两侧,两手用力推着爆豪将他按在椅背上。
“你的事就关我的事,不许说与我无关。”
长椅的木板硌得膝盖有些疼,切岛发动硬化的[个性]灌注双腿保持重心,然后低头把下巴搁在对方的肩窝:
“爆豪你都不知道我对你有多在意,”
“在意到想让你的一切都与我有关……”
切岛用比平时更低沉的沙哑声音,在爆豪耳边轻声说着,“我知道他们……绿谷和轰他们都喜欢你,可我原本是……可恶,明明没想要说出来的……总之就是算我拜托你,就算是朋友也好,请不要说与我无关。”

其实在口不择言的一瞬间爆豪就后悔了。
在他眼里,要说和切岛锐儿郎这个人只是普通同学关系,那是不怎么确切的。虽然不太好形容,但说近义词的话就是朋友、哥们儿之类的,相处起来很轻松那种。
可是当切岛一股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倒了个干净,然后死了心一般的闭上眼睛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沉默了好一会儿。
爆豪只觉切岛在耳边说的话声音不大却似闷雷嗡嗡作响,甚至都不确定他最后说了些什么,早在听到切岛说他喜欢他并且绿谷和轰也喜欢他的时候,爆豪就已经迷茫了:他们难不成都被同一个敌人的[个性]洗了脑?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所以比之前天台上更加猛烈的爆破声响起,切岛一下被爆豪炸飞出去两米多。

能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敢朝上帝竖中指的爆豪君夺路而逃(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逃跑逃命逃之夭夭),恐怕连彗星撞地球或者世界末日都做不到!
但是,他的同学们,
做。到。了。

夺路而逃的爆豪的脑子里循环回放着三个人的告白:
“我喜欢小胜!”
那是年幼时野外带着青草香的溪流声。
“成为我的人吧!”
那是包裹着火种的千年寒冰陡然碎裂之声。
“你的一切都与我有关。”
那是丝毫不输给硝化甘油爆炸的惊雷声。

“岂可修!搞不好被敌人[个性]洗脑了的是本大爷才对吧。”

【end】

欢迎回家❤